西施创业浮沉录

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1-17

  〖2017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越王勾践复国后,西施和范蠡便“同泛五湖而去”。时光荏苒,转眼间数千年时光便悄然流逝。作为一名青史留名的著名美女,西施从来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在创业浪潮的裹挟之下,她也不由得产生了“下海”淘金的念头。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西施决定就以自己老家浣纱溪的特产苎麻纤维织造的“夏布”来挖掘人生的“第一桶金”。原来,范蠡告诉她说:“你卖夏布,可谓是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

  范蠡分析得头头是道。美人西施,本身就有巨大的影响力,市场上拥有无数的“粉丝”,拥有与生俱来的品牌优势。另外,西施姑娘“成名”之前一直都在浣纱溪从事浣纱的工作。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在小河边洗衣物。彼时,除了王公贵族,普通百姓使用的布料都是夏布。作为一名在夏布行业有着两千多年工作经验的资深“专家”,干起老本行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说干就干。凭借着“西施”这块金字招牌,西施很快便跟地方招商部门谈妥了规划用地、政策优惠、人才引进等方方面面的问题。“西施”夏布厂很快便挂牌营业。各路媒体闻听西施创业办厂,皆觉得此事乃具极大的新闻价值,遂纷纷致电西施厂长要求采访报道。

  免费的广告宣传,西施自然是乐享其成。一时间,西施夏布厂门庭若市,“扛枪携跑”的记者们如过江之鲫。一日,某八卦小报记者问:“请恕我等孤陋寡闻,贵厂生产之夏布究竟是为何物?”

  没想到,这一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把夏布专家西施女士给问住了。原来,西施虽然勤于夏布,但多是实践操作,对于纺织夏布的理论却知之甚少。西施情急之下,原本伶牙俐齿的她也一时语拙,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范蠡闻知此事后,深感问题之严重。倘若记者剑走偏锋,爆出西施对于夏布知识一无所知,实乃“绣花枕头,一包糠”之类的猛料。这夏布生意的大好“钱”途岂非就此毁于一旦?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范蠡连夜理好文章,安排西施立即前往该小报面见总编。好一番唏嘘寒暄,推杯换盏的“幸会”、“久仰”勾兑之后,此事方才变得可办、好办起来。

  翌日,二版头条,范蠡的秒文见刊。

  其文曰:夏布者,历史悠久,乃我华夏老祖宗的第一块“遮羞布”是也。实为天然苎麻以纯手工纺织而成。神农誉苎麻,称“富贵丝”;洋人羡苎麻,称“中国草”。春秋战国之时,便有越女西施于溪畔浣纱织造。因鱼儿看见她的倒影,忘记了游水,渐渐地沉到了河底,史称西施有“沉鱼”之貌。今“西施”牌夏布,乃西施女士自办夏布厂而产之。穿之挺括柔软,凉爽宜人,是为夏季服装之首选……

  一场难以预料的舆论风波不但就此化为无形,西施生产的夏布也因此而名声大噪,前来订购的经销商更是络绎不绝。

 

  生意逐渐好起来以后,西施又趁热打铁经营起纺织服装行业惯用的连锁特许加盟的模式。很快,“西施”夏布纺织专卖店便在神州大地上处处开花。当然,绝大多数加盟者都是奔着“西施”大美女这块牌子来的。

  然而,看着每天都在增长的销量,西施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原来,夏布织造的工艺全靠手工,并且工序十分复杂,期间耗费的时间也多。销量上去之后,自己夏布的产量却远远赶不上需求,西施正是为此而眉头紧锁。

  西施也曾想过要扩大生产规模,奈何织造夏布的手艺远非三、五个月就能学会。在古代,干苎麻夏布的学徒从剥麻开始,到漂白、撕片、卷缕、捻纱、绕纱等等工序全部学完,按照规矩都是“学徒三年,帮师一年”才方可出师。并且,织造夏布非常辛苦,一般年轻人几乎没有愿意干这一行的。

  西施真正忧愁的是,现在即便是想“临时抱佛脚”也找不到菩萨。

  不过,范蠡不愧是有安邦定国之能的大才子。他给西施献上一计,立刻便让她脸上的愁云灰飞烟灭。

  原来,范蠡经过观察后发现,织造夏布最耗时费工的地方无非是脱胶、绩纱和织布这三道工序。其中又以脱胶一项,所需时日最为长久。

  过去百姓加工苎麻,织造夏布,传统都是采用自然脱胶、漂白之法。或将干燥苎麻,浸入水中,浸湿约一个时辰,然后取出暴晒于日光中,干后又再浸入水中,复又暴晒,反复数次,即得细白纤维,此曰“日光法”;或将苎麻放入地窖或竹笼中,用炭火烘烤,再在日光中晒到半干后,用水冲洗,再晒干继又用水浸洗晒干,反复两、三次,麻纤维即显白色,此曰“炭火熏烤法”;又或将牛粪和温水,盛于大缸之中,搅拌后将苎麻入水中一个时辰取出并用水洗净,后暴晒于日光中,又复浸于牛粪水中,这样连续三、四次,麻纤维便成洁白,此曰“牛粪浸润法”……如此种种方法虽耗时日久,但皆取材于天然,对环境并无半点影响。

  范蠡为破解这一夏布织造中的“瓶颈”障碍,遍访贤达能人于四海,终在西蜀莲池书院旁寻得深谙此道的高人。在奉上巨额转让费用之后,高人赠与其高效、快速之“强氯精”化学脱胶、漂白法。据称使用此法,仅需两个多时辰即可全部完成苎麻纤维脱胶之工序。唯“强氯精”残液毒性甚大,需采取过滤、中和、深埋等方法另行处理。

  绩纱和织布更好解决,只需购进先进的纺织机械设备即可解决。范蠡还故作神秘地告诉西施说:“我闽越之地,纺织技艺甚为高超、玄妙,此次寻访乃见数百织机之工坊,仅三、五人便可经营周全,是所谓‘智能织造’也。”

  很快,苎麻纤维化学脱胶车间以及绩纱、织布车间悉数建成投产。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赚更多的钱,西施让悄悄挖了一条暗道直接向河里排放污水。

  开工之日,上至官府老爷、行业学会,下至周边百姓、经销商人纷纷前来祝贺。众口均赞西施女士创业,真乃“巾帼不让须眉”,既解决了大家的就业,又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云云。

  只有西施自己望着庆典台下的攒动不安的人群,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全无手工织造,这夏布还是夏布么?!”

 

  没过多久,西施突然发现自己的夏布厂和夏布纺织专卖店的营业额陡然下降了一大截。她立即拨通了主管经营、销售方面业务的手下电话,要求他们尽快搞清楚状况。

  情况很快反馈了回来,原来夏布市场上最近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西施知道后,并无半点慌乱。她半仰在豪华的老板椅上,懒洋洋地问道:“是谁敢来和我竞争夏布生意啊?难道不知道我西施浣纱的名头?”

  “我们都调查清楚了,对方的来头也不小啊,说起名气来也并不比您小。”管经营的副厂长此言一出,顿觉失误于是补充说:“和您不堪伯仲间啊!”

  西施略一吃惊,问道:“到底是谁?”

  “就是大名鼎鼎的织女两口子呗。”副厂长答道。

  “胡说!他们不是每年七月初七才能见上一面吗?又怎么会跑来做起了夏布生意?”西施说完还哼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手下人的回答。

  副厂长立即解释说:“现在不是恰逢创业热潮吗,其它政策方面的事情都好商量……”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您看,那李白也开起了酒厂,张飞也卖起了卤牛肉,这不是织女和牛郎也就顺势办起了织造夏布的工厂。据说,织女主管夏布的技术和质量,牛郎负责夏布产品的经营和销售。”

  西施听到这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深知织女的本事,她不但“明艳绝代,光彩溢目”,能“织成云锦天衣”,甚至还传说天空中灿烂的云霞其实都是她织出的彩锦。要是遇到这么一位竞争对手,这往后的夏布生意可就真不好干了。

  略作思量之后,西施决定亲自到织女的夏布工厂去打探一番。

 

  织女和牛郎的夏布厂位于美丽的湘江岸边,西施以客户的身份进到了里面,借机把厂里的生产情况看了个仔仔细细。只见,在厂区的深处建立有好几十个方方正正的大水池。无数的苎麻原材料或是堆放于池边,或是浸泡于池内。

  负责接待的人告诉西施,这些水池子都是用来对苎麻纤维进行脱胶、漂白处理用的。为了避免对环境产生影响,他们采用的是最清洁、安全的清水漂白法脱胶。

  每天日出之前,工人们便将苎麻按区编排,上下成列用绳绕柱,使它铺晒时能够翻转,上下都能得到漂洗,并且成片不紊乱。日出之后,将麻排摊晒在青草地上,让它充分接受露水后即洒清水。待晒干后,再缓慢翻转,又重复洒水。

  到午后2点左右,又需要将麻捆起。如此方式重复一周之后,即可成洁白苎麻纤维。这些苎麻纤维还要经过仔细的挑选,要麻纤维细白、富有光泽,并且长度在4尺5寸以上,俗称“庄标”的才能被送往下一道工序。

  接着,西施又被带到了一间小厂房参观。这里,是织女夏布厂专门生产染料的地方。为了秉承苎麻夏布纯天然,无污染的特点,她们的所使用的染料全部是自己从植物或矿物中制取。

  厂房里,只见一个池子里装满了泡在水里的椭圆形树叶。西施知道,这些都是爵床科、板蓝属的草本植物马蓝的叶和茎。这时候,工人们开始向池子里投放砺壳粉末,并且不断进行搅拌。之后,这些已经浸泡、发酵了7天的马蓝茎叶便沉淀为浆状物。最后将这些浆状物滤去杂质和水分便得到了天然植物靛蓝染料,这种染料俗称“靛青”或者“土靛”。

  西施看到这里忍不住问道:“现在市场上能买到的染料起码有好几千种,你们又何必如此费力劳神地制造呢?”工作人员笑着回答她说:“化学染料使用后可能会导致夏布产品的甲醛、偶氮、余氯、重金属、PH值等超标,从而影响消费者的身体健康。我们自己制造的染料,不论是原材料还是添加剂都完全取自天然,绝对不会存在有毒物质残留的问题。”

  随后,西施又被带到了织布车间。夏布的制作分为刷布、上机、上浆、织造四道工序,其中又以刷布和织造对手艺的要求最为严格。就在这里,西施意外发现了织女忙碌的身影。她正在仔细地使用米粉和菜籽油熬制的粉浆,在苎麻纱线上来回均匀地刷。这道工序十分关键,倘若刷浆不均匀,待上织机后便会形成很多断头,从而影响夏布的质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织女才会亲自前来把关。

  织女夏布厂对于工艺和质量近乎苛刻的追求,确实让西施自叹不如。但是,为了获得夏布产量的保证,她感觉自己似乎也无法模仿和超越。

 

  转眼便到了初春,但这乍暖还寒的季节最是让人感到不爽。此时,大多在夏季使用夏布也进入了销售的旺季。然而,西施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好起来。这段时间,坏消息是一个接着一个传到了她的耳朵里面。

  主管销售的报告说,西施牌夏布在各地的销量大减,虽然进行了一系列的降价、打折促销,但仍然有几家专卖店被迫关门大吉。很多原来的顾客都转而购买起织女夏布厂的产品。最让西施恼火的,就是织女的同样面料、款式的产品售价竟然比自己要高出一倍,却仍然是顾客盈门,供不应求。

  同时,在刚刚举办的东、西洋纺织服装产品博览会上,织女的1200扣高级夏布和服装也因为轻、细、薄以及挺括、凉爽、透气等特点,以及纯天然手工织造等特色一举揽获了好几块金奖。并且还和西洋人签下了大笔的外贸订单,开始赚起了外国的“洋钱”。

  范蠡知道西施内心苦闷,只好安慰她说:“虽然现在销量不比从前,不过起码还是每天都在生产赚钱嘛。”话音未落,就有人闯进来报告说:“老板,官府衙门里来人了,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来者不善啊!”

  西施强打起精神,说了句:“镇定,不要慌”。

  原来,是有顾客购买了“西施”牌夏布衬衫后,发现衣服不但掉色严重,穿着后还感觉浑身刺痒,皮肤上冒出了大块大块的红斑。于是,他便带着衣服前往衙门告状。经过衙门里专门机构的检测,发现这件“西施”牌夏布衬衫因为有毒物质残留、色牢度、PH值等超标,而被判定为不合格产品。今天他们前来的目的是为了协调赔偿,以及对销售伪劣产品的西施处以罚金的。

  认罚,认罚,必须得认罚。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西施才好不容易打发走衙门的官差。她不由自主地仰天长叹道:“产品品质,真要命啊!”不过,她又暗自窃喜自己的排污暗沟还未被发现。

  然而没过多久,西施夏布厂又收到了衙门的两张文书。西施打开一看,不由得脸色大变,一下子瘫坐在了她那宽大的老板椅上。范蠡赶紧拿过通告,其中一张说接到群众举报,查实西施夏布厂偷排印染污水,决定给予重罚。另外一张文书更是要命,上面赫然写着:“为保护环境,即日起,凡本辖区内所有排放污水的企业全部强制关停……”。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