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架飞机的自白

作者:朱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1-17

  〖2017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我的名字叫“歼教1”,听到这个名字,你一定已经猜到了我是一架飞机。

  我很普通,作为中级教练机,我的工作就是帮助飞行员们练习队列飞行、仪表飞行等基本的飞行技能,远没有那些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兄弟们威风。不过,我却又不普通,这倒不是自吹自擂,因为我是新中国自行设计和制造的第一架飞机,我身上的每一个零件都凝结着第一代航空人的智慧和心血。

  今天是1958年7月26日,这是我第一次站在跑道上,望着头顶的蓝天,“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的诗句不时在我脑海中闪现。不过,我自己是没办法上天的,我需要试飞员的帮助。今天,我的试飞员名叫于振武,三十多年后,他将担任中国空军司令员。他胆大心细,飞行技术十分高超,不过直到两周前,他才开始了解我,这让我多少有些紧张。

  现在,于振武已经进入了我的座舱,开始仔细调试舱内设备。看着他全神贯注的样子,我悬着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这时,指挥台放出一颗信号弹,他随即推下操纵杆。我打开引擎,开始加速,任凭风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感到耳畔的风越来越快,我感到自己逐渐脱离地面……

  哇,我真的飞起来啦!

  湛蓝的天,洁白的云,清新的空气,天上的一切都让我心潮澎湃。

  地面上的人群似乎比我还要兴奋,他们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不停地发出欢呼声。我从空中俯瞰,试图从人群中分辨出每一个身影。过去一年零九个月以来,他们为了我的诞生而呕心沥血的日子,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

  你看,那位身材修长、气质儒雅的学者就是我的总设计师徐舜寿。他已经和飞机打了二十年交道,虽然这几年苏联一直对中国的航空工业进行无私援助,但转让的却是早已停产的过时机型。他可不想一直跟在苏联人后面拾人牙慧,而是坚持认为中国应当独立自主地设计飞机。于是,一年零十个月前,他在沈阳国营112厂创建了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并担任主任设计师。这个设计室就是我的家,我出生的地方。

  徐舜寿的身体一直不好,有严重的椎间盘突出,但为了给我一个家,他还是离开了妻儿,只身从北京来到沈阳。当时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黄志千、顾诵芬、程不时、屠基达和陆孝鹏等许多优秀的飞机设计师,他们也都是孤身一人前来。几十年后,他们大部分都将成为院士,但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他们一直挤在连热水都没有的小招待所里。

  成立飞机设计室的消息迅速传开,一时间,无论是在航空工业局工作的技术人员还是刚毕业的航空专业学生,全都兴奋得坐不住,纷纷要求加入。很快,我的家里就聚集了一百多位工程师和技术员,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组成了咱们国家最高水平的飞机设计团队。

  各路人马都到齐了,那就开工吧!你可能会感到奇怪,飞机种类那么多,人们为啥首先选了我呢?按理说,歼击机、轰炸机才是保家卫国的中流砥柱,但你知道,咱们国家当下的工业水平有限,连高速风洞都没有,这类飞机即使能设计出来也造不出来。徐舜寿是个实事求是的人,他发现空军用的“雅克11”活塞式中级教练机数量很少,因此本着“需要与可能相结合”的原则,提议借鉴“歼5”的结构研制一种最大速度达850公里/小时的喷气式教练机,这便是我啦!

  团队里设计过飞机的只有徐舜寿、黄志千等几个人,很多人都是新手,更何况我的家又非常简陋,连实验室都是由厕所改建的,想要把我设计出来着实不易。为了能随时看到大家的设计情况,及时交流和解决问题,徐舜寿让大家把小房间全部打通,这样我的家里就有了一个大房间,所有人员和仪器都可以集中在一起。条件是简陋了些,可徐舜寿在仪器设备上一点儿也不马虎,绘图桌和绘图板都是他精心设计的。

  你知道,想要把我制造出来,首先要有设计图,可当时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参与飞机设计,并不知道该如何画样图和原理图。徐舜寿就把苏联的几种飞机结构图拿来,让为我设计翅膀的人专门研究这几架飞机的翅膀构型,为我设计座舱的人则只看座舱布置。他告诉大家,只有十分熟悉相关的结构,才能做到胸中有丘壑,从而画出自己的设计图,实现自主创新。

  你看,人群边上的那位就是为我设计机身的设计师屠基达,三十年后人们将称他为“歼7之父”,不过,现在他还是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年轻人。起初,他也不明白该如何画我头部气密舱的前段结构,徐舜寿经常找他交流探讨,他才慢慢了解我是由许多零件组成的,为我画样图也就是画零件的设计总装图,只需要以结构为主,先搞明白结构的传力系统,然后确定结构的材料和尺寸,就可以完成初步的强度计算。很多人都像屠基达一样,在徐舜寿的躬身指导下,逐渐掌握了设计方法。

  虽然你能从我身上看到一些苏联飞机的影子,不过我和他们可是有很大不同的!不信?你可以去看看米格、雅克等苏式飞机,你会发现他们都是从机头进气,而我却是从两侧进气的,这样一来,我的头部就能安装雷达了,而且飞行员的视野也会更好。做出这种设计的正是徐舜寿,尽管他要求设计师们熟悉苏联飞机,但他也要求大家不要唯苏联飞机马首是瞻,好的要学习,坏的要摒弃。

  为了使我更符合飞行员训练的需要,徐舜寿还经常往部队跑,广泛听取飞行员和专家们的意见。有一次,一位飞行员跟他说苏联飞机的座舱盖很容易碰到头,他听后立刻与设计员一起搜集了一千多位飞行员的身材数据。这才发现,原来中国人的上身比苏联人长,而苏联飞机是按照苏联人的身材设计的,中国人坐进去自然就不舒服。所以,你仔细看就会发现,我的座舱尺寸可是大得很哦!

  当然,我们每架飞机都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和设计师们面临的问题相比,我上面所说的进气布局和座舱问题只是冰山一角。不过,在徐舜寿和大家废寝忘食地努力下,我的气动布局和总体布置总算是初具规模了。

  每一位父母都希望孩子既健康又漂亮,徐舜寿自然也希望我能有一副优美的外形。其实,画飞机外形是徐舜寿最喜欢的事儿,他以前在美国学习期间就经常画。在为我设计外形的日子里,他像孩子一样兴奋,几乎每天都要乐呵呵地仔细观察大家把我画成了什么样子。

  在徐舜寿的带领下,一百多人紧赶慢赶,终于在四个月前为我画出了全部设计图。图纸送到工厂后,工厂的师傅们也很激动,都希望我能早日飞上天。为此,他们吃住都在车间,没日没夜地赶任务,经常有师傅因缺少睡眠,走着走着就在路边睡着了。

  今天是1958年7月26日,一个注定将在中国航空史上留下光辉一页的日子。现在,我恣意地在天空中飞翔,我的心脏在轰鸣,我的身后是滚滚热浪。我从空中俯瞰,渐渐从欢呼的人群中分辨出每一个熟悉的身影,隔着遥远的距离,我分明看到每个身影里都跳动着一颗精诚的赤心。

 

  参考资料:

  [1] 顾诵芬,等编. 中国飞机设计的一代宗师徐舜寿[M]. 北京:航空工业出版社,2008.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