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化石大战—两个古生物学家之间的较量

作者:赵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05

说到战争,想必你第一反应会想到两个国家或地区之间,为争夺资源爆发的冲突。这些资源小到水和食物,大到石油天然气等。可是你能想到居然有人会为了古代动物的骨头而剑拔弩张吗?

  说到战争,想必你第一反应会想到两个国家或地区之间,为争夺资源爆发的冲突。这些资源小到水和食物,大到石油天然气等。可是你能想到居然有人会为了古代动物的骨头而剑拔弩张吗?在19世纪的美国,还真的就出现了这么两位“奇人”。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他们之间的故事。

  阴谋

  19世纪60年代末,南北战争的硝烟渐渐散去,位于新泽西州哈登菲尔德镇的一个采石场内却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来自费城自然科学院的古生物学家爱德华·德林克·科普(Edward Drinker Cope,以下简称科普),正满心欢喜地陪好友奥塞内尔·查利斯·马什(Othniel Charles Marsh,以下简称马什)参观挖掘出鸭嘴龙化石的泥灰坑,却全然不知眼前的这个好友正在策划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

斗争_副本_副本

爱德华·德林克·科普(左)与奥塞内尔·查利斯·马什(右)堪称“半世冤家”(网络图)

 

  马什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的好友呢?这个问题就要牵扯到双方的职业了。中国有句古话叫“同行是冤家”,在美国同样不例外。

         作为耶鲁大学的古生物教授,马什和科普一样,同样热衷于古生物化石的发掘,他把目光盯在了美国西部的旷野中。可正当马什组织队伍,满怀自信地准备开始大干特干的时候,却听到了好友科普已经和他的导师约瑟夫·莱迪一起,完成了一整套鸭嘴龙骨架组装的消息。这个消息让马什颇为郁闷:联想到科普已经在杂志上发表多篇论文,并且给新发现的肉食恐龙“暴风龙”①(这个名称现已作废)命名的情况,他的心里顿时不平衡起来。他实在想不通,同样是从柏林留学回来的“海归”,为何科普只有28岁就取得了如此成就,而作为”老大哥“,已经37岁的自己却还是默默无闻?

伤龙的想象图维基百科_副本

暴风龙(又名伤龙)的想象图(维基百科)

 

  在“羡慕嫉妒恨”心理的驱使下,马什决定给科普搞破坏。首先,他假意去科普发掘化石的采石场参观,在私下里用重金收买采石场的老板,让他将所有新发现的化石都送到耶鲁大学的古生物博物馆。

  采石场的老板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科普一下子失去了可供研究的原材料,相应的研究工作被迫叫停。

  看到科普“丢了工作”,马什步步紧逼,他又开始了第二步行动,寻找一切机会让科普出丑。此时,运气也站到了马什一边。一天,科普得到了一批来自堪萨斯州的动物化石,雷厉风行的他立即进行了组装。

  科普发现这幅骨架的主椎体上长有与众不同的板状横突和一条又长又平的尾巴,样子很像蛇颈龙(一类大型的古代海洋爬行动物)。当即就给骨架命名为“平尾薄片龙”,并很快在《费城自然科学院学报》上宣告自己发现了一种新的蛇颈龙。

澳大利亚的国宝级的欧泊化蛇颈龙化石()_副本

澳大利亚的国宝级的欧泊化蛇颈龙化石(科学网)

 

  不久之后,莱迪无意中发现科普把薄片龙的头安在了同样细长的尾巴上。出于对古生物学负责的态度,莱迪对外公布了自己的发现。不想他的发现却被别有用心的马什利用了。马什开始在《美国博物学家》等权威杂志上大张旗鼓地宣传道:“科普又组装了一个新物种,这个新物种最大的特点就是脑袋长在尾巴上。”同时还写信挖苦讽刺科普说:“你应该给你组装的动物命名为滑稽龙。”

 

  对抗

  马什的做法让两人的关系彻底决裂,双方就此开始了将近30年的对抗。

  马什利用自己的叔叔,百万富翁乔治·皮巴蒂在上层社会中的影响,挑选耶鲁大学古生物系高材生和经验丰富的挖掘者,组成庞大的挖掘队伍。他们还特地聘请了熟悉西部环境的神枪手,绰号“野牛比尔”的威廉·科迪(此君因在8个月内杀死5000头北美野牛而得名),担任向导。在野牛比尔的率领下,队伍在1870年到1872年的两年内,在美国西部广袤的旷野中挖掘出大量此前从未发现过的恐龙化石。《哈勃月刊》还为此做了长期的追踪报道。马什的人气一下子蹿红,”抢了头条“。

威廉·科迪_副本

关于“野牛比尔”威廉·科迪的画册(孔夫子旧书网)

 

  与马什相比,科普的家庭在上层社会中并没有太大影响力,为了给自己的队伍找个好向导,他别出心裁地想到了一个另类的办法。科普将一个假牙套放在口中,遇到当地的印第安人就拿出来,然后再放回去。“天真”的印第安人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将自己的牙齿掏出来又放回,顿时以为遇到了“神”,纷纷为他无偿提供各种帮助,科普也因此发掘出很多化石。

  随后,两人开始争先恐后地给自己发现的化石命名,并在公开场合相互指责。矛盾也因此越演越烈。

  这场冲突于1877年达到白热化。这年春天,马什得到怀俄明州的科摩绝壁发现了大量古生物化石(这个地区发现的大多数古生物都生存于侏罗纪,因此被后人称为侏罗纪古生物坟场)的消息,第一时间用巨额支票把发掘合同签订下来。为了防止科普知道这个化石地点,细心的马什特意在合同细则中加上了诸如“所有采集队员未经马什许可不准离开发掘地”等一系列秘密条款,防范对象不言而喻。

怀俄明州科摩绝壁的化石小屋,全部墙体都是恐龙化石_副本

怀俄明州科摩绝壁的化石小屋,全部墙体都是恐龙化石(网络图)

 

  可是正所谓”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马什做了严密的防范,但科普还是知道了。没过多久,他的队伍也来到了科摩绝壁。

  随着两支队伍的聚集,双方也在各个化石挖掘点展开了针锋相对,甚至可以说不择手段的较量,他们许诺各种条件招揽工人;他们拼命开掘现场,遇到化石太多,无法一次性全部带走时,不惜将带不走的部分毁掉,也不留给对方。随着较量进入白热化,整个科摩绝壁已经成了武斗场,双方的队员有好几次冲入对方的化石坑强行抢夺化石,甚至进行人身攻击。两边的工人不得不一边挖化石,一边时刻准备与来犯之敌切磋功夫。

这是一副描绘 1879年 马什在美国怀俄明州科摩断崖的亚瑟湖挖掘的情景

描绘 1879年 马什在美国怀俄明州科摩断崖的亚瑟湖挖掘化石的情景的图片(网络图)

 

  除了指示工人在挖掘现场进行对抗,马什和科普也时刻没有忘记利用媒体来“褒奖”对方。这一次是科普首先发难,他对媒体说:“马什提出的所有正确观点都是其他人已经提出过的,比如他关于马的进化的观点,最早就是科瓦列夫斯基提出的。至于他自己的新观点,无一不是错误百出。”

  对于科普的指责,马什完全不以为然,他抓出科普做生意赔本这一点,用讽刺性的语言回击道:“科普还有脸提科瓦列夫斯基,后者可是在破产后像个男人一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科普却试图通过诽谤我来找存在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