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立希:编号606

作者:蝌蚪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05

“606”新药的发现,使无数人从昏睡病的魔爪下幸免一死,并且奇迹般地制止了梅毒这种疾病的蔓延。

  欧立希出生于德国西里西亚的一个犹太家庭,在他小时候,各种传染病肆虐横行。有一年,白喉流行,夺去了他形影不离的小伙伴的生命。小欧立希当时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到挽救伙伴生命的办法。从医科大学毕业后他成为德国一名年轻医生。他对细菌学极其感兴趣。在医院里,他常常看到许多受各种细菌折磨的病人,尤其是那些苦不堪言的梅毒患者。欧立希心想,如果有一种药物,既能有效地杀死人体内的病菌,同时又对人体安全无害,那么细菌也就不再那么令人生畏了。

德国马克上的欧立希

德国马克上的欧立希

 

  欧立希的老师科赫是著名的细菌学家,他首创的“细菌染色法”――即用染料使细菌着色的办法,以便能在显微镜下观察它们活动的情况,为细菌学的研究提供了一种重要而有效的方法。这也给欧立希以极大的启发:“既然染料能渗入细菌内部,使细菌着色而死亡,那么借用染料能不能在生物体内杀死病菌呢?”

  他向科赫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把药物加到染料里,让病原菌在染色的同时被杀死。”这一大胆的设想,使大科学家科赫震惊之余又感后生可畏,同时,他很支持欧立希勇于探索的行动。

  欧立希和助手选择了锥虫作试验。锥虫是一种易引起人昏睡的微生物,它进入人体后,人便整天昏睡不醒,直致死去。欧立希把含有锥虫的血液注射到健康的小白鼠身上,让它大量繁殖,当小白鼠得上了昏睡症时,便进行染色试验。

  一种染料试过了,再换另一种。欧立希和助手们一丝不苟地重复着实验,认真地观察、记录,希望能够发现某种染料能挽救小白鼠的生命。可是,用在小白鼠身上的染料已经达到500种了,仍不见效,千百只小白鼠都成了锥虫的牺牲品。

  尽管屡遭失败,但他毫不气馁,一天,他翻开一本化学杂志,看到一篇文章。文中说:“在非洲流行着一种可怕的昏睡病,锥虫进入人的血液后大量繁殖,人就会长期昏睡而死。”欧立希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这篇文章吸引了,他急切地想知道文章后面有些什么阐述,文中介绍到,有一种化学药品名叫“阿托西”(即氨基苯砷)可杀死锥虫,救活病人,但是后果也相当惨痛,病人会因视神经受到损害而双目失明。

  欧立希阅读这篇文章后受到很大启发,他没有停止在文章的结论上,而是想:阿托西是一种含砷的毒药,能否改变其化学结构,使它只杀死罪恶的锥体虫而不伤害人的视神经呢?

  实验有了新的方向,他迅速找到了改变“阿托西”结构的各种方法,并一次又一次地注射到病鼠身上,但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了。欧立希没有灰心丧气,他坚信自己的方向是对的,最终一定会到达成功的彼岸。

  1907年,他和助手已实验到编号为606的药品,但试验结果仍不满意。新的试验正在进行。2年后,日本的秦佐八郎博士也到欧立希的研究所协助他工作。一次,秦佐八郎偶然重复用第606号药品进行实验。他意外的发现,该药品竟是一种杀伤力很强的杀菌剂。

保罗·埃尔利希和秦佐八郎

保罗·欧立希和秦佐八郎

 

  如同茫茫雾海中见到了希望的灯塔一样,欧立希欣喜若狂。他们又反复进行试验,确认了这第606号药品的杀菌作用。他俩共同商定,以这次试验成功了的染料编号“606”定为新药的名字。“606”即洒尔佛散,主要成分为二氨基二氧偶砷苯。1910年11月,欧立希在法国的威士巴登世界医学大会上公布了这一成果。

  “606”新药的发现,使无数人从昏睡病的魔爪下幸免一死,并且奇迹般地制止了梅毒这种疾病的蔓延。欧立希的贡献,则不仅是他发明了“606”,更重要的是他开辟了一条化学合成药品的新道路。1912年,他又成功地制成一种比“606”更安全有效的治梅毒新药――“914”。

 

注释:


  • 保 罗·欧立希(1854年3月14日~1915年8月20日)德国医学家,细菌学家,免疫学家,近代化学疗法的奠基人之一。他的“关于集体组织对染色物质感 受性”的论著,为以后研究机体细胞与组织的鉴别染色法打下了基础。他和日本学者秦佐八郎一起发明了治疗梅毒的砷制剂“606”,荣获诺贝尔生物奖、医学 奖。在免疫学上,他创立的“侧链学说”对于传染病的诊断、治疗与预防提供了实用的方法。
  • 名言:失败的次数越多,成功的机会亦越近。成功往往是最后一分钟来访的客人。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