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爱,可以再巧妙些:看科学圈“示爱36计”

作者:董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01

2015年的七夕已进入分分钟倒计时,满心爱意的人们都在苦思示爱良方:高空、月球、沙漠、海岛、海底,示爱场所可谓上天入地;鲜花、钻戒、谷歌眼镜,还有近来爆火的无人机,求爱道具也是花样翻新。其实示爱,还可以更巧妙,更独具匠心些,在素以高冷严肃著称的科学圈,就有很多“高人”在演绎着科技范十足的“示爱36计”。
 

  2015年的 七夕已进入分分钟倒计时,满心爱意的人们都在苦思示爱良方:高空、月球、沙漠、海岛、海底,示爱场所可谓上天入地;鲜花、钻戒、谷歌眼镜,还有近来爆火的无人机,求爱道具也是花样翻新。其实示爱,还可以更巧妙,更独具匠心些,在素以高冷严肃著称的科学圈,就有很多“高人”在演绎着科技范十足的“示爱36计”。

 

  勒内·笛卡尔:献上我炙热的心

  十七世纪,欧洲大陆黑死病肆虐,已到“知天命”年纪的笛卡尔流落至瑞典,被聘请做了公主克里斯蒂娜(Christina)的数学老师。公主聪明好学,很快因志趣相投与笛卡尔越走越近。年龄和身份的巨大差异让国王不得不强行拆散两人。不久,笛卡尔染病去世,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封信里,他向公主发出了最后的爱情宣言:r=a(1-sinθ)。
  接到这封让旁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信,公主抑制住悲伤,稍加思索,在纸上建立了极坐标系,用笔在上面描下方程的点,谜底揭开了——那是笛卡尔在用最擅长的方式向公主描绘出的自己那颗炽热的心。(见下图)

 

a=1时的心形线

a=1时的心形线(资料图)

  总有历史学者不时“大煞风景”地吐槽,让这个爱情传奇的真实性大打折扣,但许多人宁愿相信,那个首创“笛卡尔坐标系”、,最早使用已知数a, b, c未知数x, y, z等等数学符号的笛卡尔,也会有这份匠心独运的浪漫。当然,笛卡尔也将示爱这项自古有之的“伟大事业”提高到了一个几乎无法逾越的高度--后辈们,看你们的了!

 

  乔格·波色:让电流做媒
  到了十八世纪,德国的教授乔格·马蒂亚斯·波色把“爱情的美妙如遭电击”的说法发挥到了极致。在他参与的派对上,他最擅长做的"鬼把戏"就是:用发电机给站在绝缘凳子上的女士悄悄通上静电,再邀请另一位同样毫不知情的男士与她接吻。可以想见,麻酥酥的电流通遍两人全身,是多么奇妙的爱情体验。

波色

波色的“鬼把戏”(资料图)


   约瑟夫·亨利:为爱情发报
  十九世纪,又一位“大神”选择了借助电波表达爱意。他就是美国科学家,以电感单位“亨利”留名的约瑟夫·亨利。他一生痴迷于电磁感应研究,为了做出吸力更强的磁铁,曾偷偷将妻子哈莉特漂亮的丝绸长裙撕成一条条,裹在导线外—因为丝绸的绝缘性相当出色。当然,除了破坏妻子的心爱之物,亨利也擅长利用专业向妻子表达绵绵爱意。他的实验室位于普林斯顿哲学学会,与自己的住所相距甚远,没多少时间和妻子面对面交流。亨利就精心设计了一台磁力设备,时常将爱的电波发送给妻子。这就是电报机的最初原型。

约瑟夫亨利

能想象正襟危坐,满脸严肃的亨利先生还有如此浪漫情怀吗?(资料图)

 

  塞凯赖什: 解开数学难题,爱情如约而至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匈牙利数学家乔治·塞凯赖什(George Szekeres)在一次聚会上结识了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女爱丝特·克莱恩(Esther Klein)。除了美貌,爱丝特还是位不折不扣的数学天才。她提出了一个结论:在平面上随便画五个点(其中任意三点不共线),那么一定有四个点,它们构成一个凸四边形。爱丝特又解释了自己的证明思路。众人赞其巧妙之余,都在思考如何推广,这其中就包括塞凯赖什。当然,除了解题,塞凯赖什应该想的更多,所以他也格外努力和投入。两年后,塞凯赖什与好友发表论文,成功证明出了更强的结论,那篇论文也被视为组合几何的奠基作品之一。同时,他和爱丝特的爱情之花也因此悄然绽放,两人于1937年喜结良缘。时至今日,这个被命名为 “幸福结局问题”(Happy Ending problem)的数学难题依然有悬而未决之处,但通过它找到“幸福结局”的数学家可能不止塞凯赖什夫妇一对呢。

 

平面上五个点的位置有三种情况

 

  时至21世纪,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科学圈的“浪漫骑士”也越来越多,示爱手段也令人叹为观止。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