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蠢蛋”到诺贝尔奖要走多远?

作者:付雁南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时间:2017-07-27

60多年前,约翰·格登在生物课上排名全班倒数第一,这张成绩报告单一直被装裱在一个精致的木质相框中,并且被挂在格登剑桥大学的办公室里。

  

  当遇到麻烦,比如实验不成功,我就看看这个报告,提醒自己也许不擅长这个工作。但我要努力,否则真的被老师说中了。

 

——约翰·格登

 

  2012年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发出通知,英国生物学家约翰·格登和另一位日本生物学家山中伸弥,共同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可在面对镜头的时候,这位79岁的老人却把一张中学成绩报告单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在这张已经发黄的纸片上可以看到,63年前,这位生物学最高奖项的得主在生物课上排名全班倒数第一,并且被授课老师评价为“非常愚蠢”。

  “这是灾难性的一学期。他的工作离令人满意还差得很远……他的各项表现都非常糟糕,很多时候他都处在麻烦中,因为他根本不听劝告,只坚持用自己的方法。

  “我相信格登想要成为一名科学家,但从他的表现来看,这个想法简直是痴人说梦……无论对于格登本人以及教育他的老师,(让他学习生物学)都是在完完全全地浪费时间。”

格登在他的办公室,他身旁是六十多年前,他的老师给他的“最差学生”评语。在这份评语中,老师说,教格登简直就是浪费时间。_副本

 

格登在他的办公室,他身旁是六十多年前,老师给他的“最差学生”评语。(人民网)

 

  从那张成绩报告单的评语中,人们几乎可以想见这位诺奖得主当时令老师气急败坏的模样。那是1949年的夏季学期,550分的满分,格登只得到231分,相当于百分制里的42分。而他的名次,在全班18名学生中,排名倒数第一。

  15岁那年,在伊顿公学全年级250名男生中,格登的生物课成绩同样排名最末。63年后的今天,他却被评为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之一,与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共同分享生物学研究的最高荣誉,以及800万瑞典克朗(折合人民币753万元)的奖金。

  半个多世纪以来,无论是进入牛津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还是后来被誉为“克隆之父”、获得国际医学大奖拉斯克奖,格登从没忘记过这些严苛的评语。事实上,这张成绩报告单一直被装裱在一个精致的木质相框中,并且被挂在格登剑桥大学的办公室里。

  与之相伴几十年后,凭借着一枚诺贝尔奖章,这位曾经的差学生,终于顶着一头白发,成功地回击了当年的差评。

  与之相对照的是,瑞典皇家科学院毫不吝啬对格登的最高评价。他们在发布的获奖评语中说,格登的研究成果“革命性地改变了我们对细胞和组织发育的认知”。

现场_副本

诺贝尔奖颁奖现场(网络图)

 

  理科成绩曾垫底

  格登生于1933年,15岁时就读于英国贵族学校伊顿公学。格登从小就对生物学情有独钟。但是,他的生物课成绩在250个男学生里面排名倒数第一,其他理科成绩也垫底。

  对格登,男教师加德姆写了一份报告称,“我相信他(格登)有成为科学家的志向,但以他现在的表现来看,这真是万分的荒谬可笑”。这位男教师还称,格登“无法明白最简单的生物学事实”,继续教他“简直是浪费彼此的时间”。

  对于这份差生评价报告,格登多年以后仍记忆犹新,“老师对我的评语大概是说,我是他见过的生物课学得最差的学生。”2006年,格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自嘲。

  当格登从伊顿公学毕业,申请牛津大学时,由于成绩不佳,他被古典文学研究系录取。“招生主任找到我,跟我说,牛津可以录取你,不过有两个条件:第一,你必须马上来上学;第二,你不要学习入学考试的科目。”格登说。

 

  兴趣成就克隆教父

  但是,格登仍然对生物学情有独钟,他后来转入动物学系,正式开始科研生涯。格登曾称,尽管成绩不好,但自小便被生物学深深吸引,甚至在学校养过上千只毛毛虫,看着它们变成飞蛾,这在当时让老师们很讨厌。

  兴趣,而不是成绩的指引,最终让格登在生物学领域“化茧成蝶”。

  1958年,在完成博士学位时,格登从蝌蚪细胞提取出完整细胞核,成功克隆了一只青蛙,一举成名,他被称为“克隆教父”。

  在牛津读完博士后,格登又在加州理工学院完成博士后研究。从1971年开始,格登一直在剑桥大学工作。如今,年过古稀的他现在仍坚持全职工作。

  在被通知获得诺贝尔奖时,格登还在实验室做研究。一名英国记者曾试图采访格登,但他的实验室工作人员答复:“格登正在工作,请不要打扰他。”

戈登分别发表于1962年和1966年的工作证明细胞可以通过细胞核移植改变命运,生命可以重新启动(腾讯科学配图)_副本

戈登分别发表于1962年和1966年的工作证明细胞可以通过细胞核移植改变命运,生命可以重新启动(腾讯科学配图)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