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蛋寻亲记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5-03

戴胜花帽子在湖边泥地里意外发现了两个青灰色的鸟蛋,哪个鸟妈妈这么马大哈,怎么连孩子都丢了?花帽子开始了帮鸟蛋找妈妈的曲折旅程......

  自打在一个树洞里筑起了小巢,心爱的妻子生下了几个宝贝鸟蛋之后,戴胜花帽子可忙坏啦。花帽子太太整天躲在洞里忙着孵蛋,她的伙食问题就全靠花帽子解决啦。一大早,花帽子便殷勤地扑闪着双翅悬停在洞口请示:“亲爱的老婆,今天想吃点什么?”

  “嗯……湖滩上的蚯蚓味道不错,辛苦你去抓点吧。”花帽子太太指示。

悬停的戴胜花帽子_副本

悬停的戴胜花帽子(网络图)

  “好嘞!”花帽子得令起飞,没过多一会儿就到达了小湖边。它找了一片野草稀疏的泥地,用细长弯曲的鸟喙不断戳击地面,很快抓到了好几条肥美的蚯蚓。它高兴地叼起蚯蚓起飞,眼角的余光中突然瞟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丢失的鸟蛋

  呀,是两个带着细小斑点的青灰色鸟蛋!哪个鸟妈妈这么马大哈,怎么连孩子都丢了?!可…..这是谁家的孩子呢?花帽子想着想着,不自觉地落在了鸟蛋边。它放下嘴里的蚯蚓,小心地把小泥窝中的两个鸟蛋藏进附近的一丛野草里,还找来一些草叶把蛋盖好。

两个鸟蛋_副本

偶然发现的两个鸟蛋让花帽子揪心不已(网络图)

  在花帽子太太大快朵颐的时候,花帽子说起了刚才的发现。善良的花帽子太太很是担心:“这当爹妈的丟了蛋,指不定现在多着急呢!我已经吃饱了,你干脆去湖边四处问问,想法子帮可怜的鸟蛋们找到父母。”

  花帽子觉得妻子的话很有道理,赶紧飞回了刚才的湖滩。不远的水边,一只披着亮蓝色羽衣的普通翠鸟正蹲在细树枝上,嘴里还叼着一条挣扎不已的银色小鱼。花帽子赶紧飞过去问:“翠鸟大姐,您是不是丟了蛋?”

抓鱼的普通翠鸟_副本_副本

普通翠鸟抓鱼的英姿(网络图)

  翠鸟自顾自地把小鱼抛起又接住,灵巧地把鱼头调整到了朝外的方向,这才含糊不清地回答:“戴胜老兄,我的小宝贝们早出壳啦。你去问问其他鸟吧。”

  一句话说完,翠鸟箭一般地飞掠过一个小湖汊,钻进岸边土坡下方的一个小洞不见了。看来那里就是它的隐秘洞巢,翠鸟妈妈正忙着喂孩子呢。

翠鸟的泥洞巢_副本

翠鸟的泥洞巢(网络图)

 

  辛劳的燕子

  花帽子失望地回头张望,远远看见一只燕子像是在泥地上忙着什么。花帽子的心里一动:莫非那只鸟蛋是燕子家的孩子?花帽子还没来得及招呼,燕子却头也不回地飞走了,花帽子一通紧追慢赶,终于在一幢农舍的屋檐下追上了疾飞的燕子。

  花帽子大喊:“燕子大姐,您有没有丢过蛋?“燕子回头看看花帽子,”唔唔“两声却不回答。它小心地把嘴巴凑在了即将完工的泥巢上,把满满一嘴软泥仔细地粘在巢口。原来,刚才燕子是在衔泥做窝呢。

燕子衔泥

燕子衔泥(网络图)

  知道了戴胜的来意,燕子摇了摇头:“戴胜大哥,我的泥巢要明天才能完工,里面还得铺上我身上的绒毛还有枯草叶什么的,我现在还没有孩子呢。“

  看着燕子鸟喙上的斑斑泥点,花帽子不由得感慨:“燕子大姐真辛苦啊。您的巢可真巧妙,未来的小燕子们肯定很幸福。“

  燕子有点不好意思:“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本领,再说只要孩子们安全舒服,我们当妈妈再辛苦也开心啊。好心的戴胜大哥,湖面上有不少水鸟也在养宝宝,你可以去问问看。我得再去衔泥啦,先告辞了。“

燕子的泥巢_副本

燕子的泥巢是这样滴!(网络图)

 

  安全的浮巢

  花帽子来到了小湖的上空,一大片碧绿的芡实叶子中间,一只长尾巴的水雉正安卧其上。花帽子在叶片上密布的尖刺之间找了个空隙,小心翼翼地落下去和水雉打招呼:“水雉女士,请问您丢了蛋吗?”

  对面的水雉激动地站了起来:“什么水雉女士,我是水雉先森!拎不清!”

  花帽子讪讪地准备道歉,水雉“先森“突然更激动了:“丢、丢蛋!女王大人知道了会收拾我的!戴胜大哥,您在什么地方找到蛋的,那个蛋宝宝是什么样的?!”

  听了花帽子的回答,雄水雉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自己简陋的小巢,似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们水雉的蛋很像人类的茶叶蛋,和你说的那个蛋样子根本不一样。再说,我的巢里应该没有少……”

水雉的茶叶蛋_副本

水雉的“茶叶蛋”(网络图)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只水雉身姿飘逸地飞了过来。她发现雄水雉正在和花帽子唠嗑,立刻开始发飙:“三号老公,怎么不好好孵蛋!再这样我就把你休了!”

  可怜的雄水雉一声不敢吭,立马老老实实地趴在巢上不动了。哭笑不得的花帽子赶紧解释来意,水雉妈妈的态度缓和了下来:“我们水雉总是在浮水植物的叶片上搭建浮巢,这样一来,那些不会游泳的坏蛋就没法伤害我家的宝宝了。小鸊鷉(pì tī)的浮巢在芦苇丛的另一边,你也可以去问问看。”

小鸊鷉_副本

小鸊鷉(网络图)

 

  精致编织巢

  告辞了霸气的水雉女族长,花帽子又拜访了忙忙碌碌的小鸊鷉,可惜还是没有任何结果。花帽子穿飞于湖畔茂密的的灌木丛深处,眼前却突然闪现出一个小巧的鸟巢,几只幼鸟正挤挤挨挨地在巢中吵闹不已。

  棕头鸦雀妈妈正忙着给孩子们喂食,却被突然现身的花帽子吓了一跳:“你……你想干什么?”

  花帽子沮丧地想;棕头鸦雀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估计问她也没戏。不过,它还是把自己正在寻找鸟蛋父母的事情说了出来。棕头鸦雀妈妈一下子来了兴致:“哎呀呀,哪一位妈妈这么不小心啊。我们棕头鸦雀养宝宝可是很细心的,戴胜大哥看看我的巢编织得怎么样?”

  花帽子心不在焉地扫了几眼,不由得暗暗称赞棕头鸦雀的好手艺。众多细长柔韧的草叶紧密地交织在一起,织成了一个杯子形状的精致鸟巢,编织巢的外侧还细心地包上了一层蜘蛛丝,想来是用来加固与防水的。花帽子不由得连连点头:“嗯嗯,您的嘴巴可真灵巧!”

棕头鸦雀育雏

棕头鸦雀育雏(网络图)

  棕头鸦雀妈妈“叽叽喳喳”说得更起劲了:“养孩子就是要无微不至的啦。你看看山坡上那群鹭鸟,一大群都挤在一起做窝,它们的小孩子吵也要被吵死了。它们的巢就用细树枝搭一搭,一看就是老不安全的样子,鹭鸟们还自鸣得意地说是什么枝架巢…….“

  戴胜花帽子被滔滔不绝的絮叨搞得有点头晕,赶紧窘迫地岔开话题:“棕头妈妈,你家的宝宝们好像饿了呢。我……先告辞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