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大侦探系列”之真凶难料

作者:杨光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4-28

开春刚刚一个多月,先后就有五只地松鼠被杀害,凶手仍然逍遥法外,搞得一向宁静祥和的绿谷镇人心惶惶。白狐侦探受邀来查案,谁是真凶,白狐侦探能抓到吗?

  每一桩凶案都由一具尸体的被发现开始。

  四月的一个清晨,寂静的绿谷镇上突然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由于地处北美草原,此时正是万物苏醒,草长莺飞的季节。谁也不曾想到如此平和的一个早上会被一声尖叫打破,更不曾想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恐怖的事情。

  居民们走出家门,到大街上寻找声音的来源。他们看到,在小镇的十字路口处站着一只灰野兔,面朝一条小巷,全身瑟瑟发抖。大家慢慢走到灰野兔身后,从它的身侧伸头向巷子里望去,不禁都倒吸一口凉气。一只草原犬鼠转过身,对着后面伸长脖子想一看究竟的浣熊喊道:

  “快去叫山羊治安官!”

  “到底发生什么事啦?”好奇心重的浣熊还不肯走。

  “又有只地松鼠被杀死了!”草原犬鼠急得直跺脚。

  浣熊吓得连连后退。这是第五只了。开春刚刚一个多月,先后就有五只地松鼠被杀害,凶手仍然逍遥法外,搞得一向宁静祥和的绿谷镇人心惶惶。

地松鼠2_副本

  受害者地松鼠 (网络图)

  浣熊从越来越多的围观者中挤了出去。刚一呼吸到新鲜空气,就猛然瞧见有一只奇特的动物站在最外面。绿谷镇的居民都是草原上的草食动物,毛皮颜色只有灰、黑、黄、棕等不多的几种。可眼前这只动物浑身雪白,只有鼻尖一点黑,加上如琥珀般澄亮的两只杏眼。

  “怪物!有怪物!”浣熊大叫。

  大家齐刷刷地回头,一起看向那奇特的动物。被几十双眼睛同时盯着的感觉一定不好受,以至于那动物尴尬地哈哈一笑,解释道:

  “别误会,我不是什么怪物。我是一只北极狐……”

  “是狐狸!”

  还没等它说完,几十只动物一齐惊声尖叫,险些刺破北极狐的耳膜。在这里,狐狸是所有动物的天敌,是绝对的禁忌。

北极狐3

  引起骚动的北极狐 (网络图)

  “大家不要怕!”开始命令浣熊的那只草原犬鼠大声招呼,“这狐狸形单影只。咱们绑了它,丢到山谷里去喂狼!”

  “慢着慢着,我与你们无冤无仇……”北极狐慌忙退后两步。又不等它将话说完,几十只草食动物响应草原犬鼠的号召,一窝蜂地跳上来扑倒了它。这个咬尾巴,那个挠耳朵,不嫌事大的浣熊还凑上去用力拔它的胡须,把北极狐疼得除了哇哇叫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山羊治安官来了!”

  原来早有居民去通知了山羊。见治安官到场,居民们都松了一口气,指着被压在下面,脸都被挤变形了的北极狐七嘴八舌地报告就是这狐狸干的好事。

  山羊凑近北极狐,仔细地辨认一番,啪地合上蹄子,高兴地喊道:

  “白狐侦探,你终于来了!”

  全体居民齐声惊呼:“侦探?!”

浣熊

  完了,我刚刚拔了大侦探的胡须!!!(网络图) 

  一刻钟后,治安官办公室。

  “谢谢你能来帮我破案。给你写信时我本来不抱希望。”山羊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一个月内就发生五起地松鼠遇害事件,实在令人震惊。我不过是个小镇治安官,平时管的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谁知道……”

  白狐站起身,开始绕着办公室踱步。办公室的四面墙上贴了一些画像、文件。它一张一张地审视,当看到五名受害者的画像与资料时,他停下脚步,转头问山羊:“这些受害者与其它居民的关系如何?”

  “没有什么冲突,倒是它们内部常常因为偷粮食、抢草料而发生争斗。”山羊拿出本镇的居民登记册,翻到地松鼠的那页,递给白狐。

  白狐接过登记册快速浏览一遍,忽然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它又向后翻阅了十多页,皆是如此。它不禁问道:“这些地松鼠,似乎都是前几年才搬来的。”

  “没错。”山羊的脸上浮现出骄傲的表情,“绿谷镇为草食动物提供安全的栖息之所,所以各地慕名而来的动物不少。”大概是“安全”这个词与现实相反,刺激到了山羊,它脸上骄傲的表情即刻消失了。

  白狐不置可否地放下登记册,目光被对面墙上并排一列画像吸引。那几幅画像分别是苍鹰、狐狸、獾和灰狼。在北方老家,狐狸和灰狼也偶尔捕杀北极狐。白狐看见这两种动物的画像,不禁打了个冷战,移开视线,问道:“这些是嫌疑犯的画像?”

嫌疑人图_副本

  四名嫌犯图像(网络图) 

  山羊点点头:“没错。它们都是本地出没的,地松鼠的天敌。可我始终不明白,绿谷镇如此隐蔽,它们是如何找到,又怎样在不惊动其它动物的情况下手的。”

  山羊这么说,本意是想引白狐做一番分析,听听它的高见。可白狐却说起了不相干的话:“我在北方时,最常捕捉的就是旅鼠。有时捉一只,有时捕一窝, 更多的时候则是空手而归。”说着,它来到门口,准备离开。山羊忙问:“你去哪儿?”

  “去查案。”

  “别冒险,这些掠食者可不是好惹的!”山羊劝道。

  “看来您没明白我刚刚那番捕食旅鼠的话中之意。”白狐笑说。

  山羊摇摇头,表示不解。

  “作为掠食者,捕不到猎物是常有的事,因此绝没有杀死猎物而不取食的道理。”白狐朝山羊点了个头,走了出去。

北极狐捕猎_副本

  捕到旅鼠的北极狐 (网络图)

  经过居民的指点,白狐来到位于郊外的一处荒地,远远地就瞧见一片黑压压的影子铺在地上。随着白狐走近,黑影呼啦啦地腾空,散作十几只乌鸦,停落在树枝上,一齐看向白狐。

  “请问各位,遇害的地松鼠尸骨可是你们处理了?”白狐高声问。

  “是又怎样?”其中体型最大的乌鸦回答,“不怕你生气。死这么多地松鼠,倒让我们饱餐一顿了,哈哈哈。”其它的乌鸦也跟着大笑起来。

  “可还有残留的尸骨在?”白狐丝毫不恼地问。

  “自己去那边翻吧,不过别抱希望。”乌鸦说罢又是一阵大笑。

乌鸦_副本

  大自然的清道夫——乌鸦 (网络图)

  白狐充耳不闻,来到乌鸦所指的地方,这才知道乌鸦的话是什么意思——这里堆积着乌鸦吃不了的垃圾和动物骨头。粗粗看去就有成堆的鱼骨、蛙骨、鸟骨以及一些小型哺乳类动物的骨头。要在一堆骨头里拣选绝非易事,白狐若不是有着丰富的阅历与知识,只怕早就打退堂鼓了。它在骨头堆里翻找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它想要的东西——一颗地松鼠的头骨。头骨上还残留了一片未遭啄食的、已经风干的皮肉。

  白狐拿着头骨在阳光下细细查看,发现了上面几道浅得几乎看不见的磨痕。它先是一惊,凶手竟然是这个动物,真是意料之外。随之又陷入深深的疑问中,凶手为何要杀死地松鼠,它们之间并没有捕食关系啊。

  正在疑惑之时,忽听见不远处山坡上传来高呼:“保卫绿谷镇,赶走臭狐狸!”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