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脊髓灰质炎疫苗

作者:胖瓜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03-25

索尔克将自己发明的脊髓灰质炎疫苗比喻为太阳,这一点也没有夸张。

  索尔克放弃疫苗专利

  在欧康纳的大力支持下,1954年春天,美国史上规模最大的双盲检测研究正式拉开了帷幕,近200万名6至9岁的儿童参加了试验。其中100万儿童注射了索尔克提供的疫苗,另外一半孩子注射了生理盐水,而所有孩子,甚至连同为他们注射药物的医生都不知道哪些是疫苗,哪些只是安慰剂。

  1955年4月12日,这项试验的审核人、密歇根大学的弗兰西斯(Thomas Fracis)医生在1小时40分钟的数据审核后,在16台摄像机、150位记者、500位来自各界的观众面前宣布了这一年的试验结果:各州的数据显示,疫苗成功地诱发了85%-90%孩子对病毒的免疫力,“它不仅安全,而且有效。” 这个日子是密歇根大学精心挑选的,4月12日恰好是罗斯福总统的10周年忌日。全国有54000名医生在电影院里观看了直播,工厂停工放假,人们在家里用收音机收听报告会的细节,就连欧洲人也排除时差的障碍收听“美国之声”。医学记者奥菲特(Paul Offit)是这样描述这一天的:

索尔克为孩子注射疫苗(网络图)

索尔克为孩子注射疫苗(网络图)

 

  “发布会很枯燥,但结果显而易见:疫苗起作用了。就在弗兰西斯医生踏下发布台开始,全美教堂的钟声敲响,人们涌进教堂做祈祷和感恩仪式,家长和教师们流下了激动的眼泪。一个商店店主在自己的橱窗上用油漆写下‘谢谢你,索尔克医生’的语句。”有人回忆道:“就像一场战争结束了一样喜悦。”

  发布会结束后,台下的索尔克立即被记者们团团围住了。关于自己的研究,他说得很谦虚:“我所做的事情不比别人艰深。”当有记者询问疫苗的专利权归属问题时,索尔克回答道:“我没有打算申请专利。”所有人都知道脊髓灰质炎疫苗会带来多大的财富,但索尔克却反问,“难道你可以为太阳申请专利吗?”

  他将自己的发明比喻为太阳,这一点也没有夸张。他被公众奉为英雄,1952年在疾病最肆虐时候上任的艾森豪威尔总统当即决定授予他“总统特殊勋章”,以表彰这位“全人类的恩人”。就在发布会过后不久的6月,电影厂商们为了争拍他的传记电影而纠纷不休。索尔克对名利并没有太多关心,他希望大家将疫苗称为“匹兹堡疫苗”,因为他在匹兹堡大学工作,不过媒体们都不约而同地称它为“索尔克疫苗”。1955年的《时代》杂志在索尔克最风光的时刻给予了这样的评论:“他看上去和大部分人没什么区别,但对于大部分人都热衷的比如挣钱这种事,他却毫无兴趣。”

  索尔克对名利的淡泊成为了全人类的福音。如果不是他甘愿放弃了专利权,疫苗的价格将会居高不下,推广速度也会减缓。许多国家在发布会后立即引进了疫苗,1957年,澳大利亚宣布在那一年的整个夏天里,只出现了个位数的病例;在美国,截至1957年,人们共消耗了1亿支疫苗。从那开始,人们对于脊髓灰质炎终于不再恐惧。

橱窗上写着“谢谢你,索尔克医生”(网络图)

橱窗上写着“谢谢你,索尔克医生”(网络图)

 

  萨宾在另一条路上的成功

  索尔克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他的竞争对手萨宾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观点。萨宾依然坚持传统疫苗的策略:不断在实验室里培养病毒,直到病毒出现突变,然后从突变的病毒里挑选出毒力减弱的株系。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他在索尔克成功后继续埋头苦干了近十年,终于在1963年宣布获得成功。

  萨宾疫苗的特点在于,它更加便宜,成本只有索尔克疫苗的百分之一,索尔克疫苗需要注射,而萨宾疫苗是口服的,还可以制成糖丸服用;而且它的免疫效果更好:索尔克疫苗只能保证注射疫苗者不得病,但是不能切断传播途径;而萨宾疫苗除了保护服用糖丸的人之外,还能间接保护他身边的人。

  不过,索尔克疫苗并没有被真正打败:他当初的想法是对的,活的脊髓灰质炎病毒注射进体内,即便它们是毒力减弱的株系,也还是有小概率导致严重的后遗症:萨宾疫苗的接受者中,大约有100万分之一的人可能会落下下肢瘫痪等后遗症。较为富裕的地区,人们使用索尔克疫苗,而经济不够发达的地区,人们使用萨宾疫苗。

1967年,萨宾疫苗被制成糖丸(网络图)

1967年,萨宾疫苗被制成糖丸(网络图)

 

  现在,全球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主要就是索尔克的死病毒疫苗,以及萨宾的减弱活病毒疫苗。多亏了这两种疫苗,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已经消灭了脊髓灰质炎,只剩下4个国家还偶尔存在脊髓灰质炎的流行。索尔克和萨宾当年的学术争斗,也成为了一段佳话。全世界的人都应该纪念脊髓灰质炎疫苗这种可以与日争辉的“人类救星”。

 

  注:想了解烹饪量具的发明人范妮的故事,戳 烹饪量具:做饭也有科学范儿

  相关阅读:想了解索尔克疫苗被公布安全有效时的盛况,戳 美国宣布小儿麻痹症免疫新疫苗安全有效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