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方医生的医学杂论——《儒门事亲》

作者:蝌蚪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10-14

良好的文化功底是学好中医的基础,这也是古代的一些医书文采斐然的原因。

  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捧红了葛洪的《肘后救急方》。其实,在中国中医史上,涌现过很多名医,也出现过不少传世医学典籍,在这些典籍里记载了不少治病的验方,是值得现代人挖掘的宝库。

  先看一个故事:

  古代,有一个妇女从小就得了风痫,并且病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严重,发作时口吐白沫,意识全无,十分难受,有时一天要发作十多次,真是痛不欲生。后来家里日渐贫困,便只好去地里挖野草充饥。有一次看到一些茎白叶绿,有点像大葱的草,便挖回来蒸熟吃了。到了晚上忽然觉得肚子里不舒服,吐出了一些粘稠的液体。就这样过了几天,胃里实在没有东西可吐了,全身虚脱,以为活不成了。却不曾想到,吐过之后,觉得神清气朗,多年的病也就此痊愈了。捡回一条命的她拿着救命仙草去问明白人,别人告诉她,这叫“藜芦”,有毒性,但适当使用,也可以治病。

藜芦(网络图)

藜芦(网络图)

 

  这个故事之所以被我们看到,是因为被记载在了一本叫《儒门事亲》的医书中,作者是南宋末期的名医张子和。

  张子和,宋朝末期出生于今河南民权、兰考一带,出生时正值宋、金对峙,社会动荡,幼时已经目睹了周围兵灾、天灾相继发生的惨状。他从小跟着父亲学医,积累了丰富的医疗经验。他性格放旷,喜欢喝酒,交游,读书,著书。他曾经被朝廷征召到太医院,成为他一生引以为荣的事件之一。当然最为后人注目的还是他写了《儒门事亲》一书。

  张子和的行医范围很广,据现代人考证,他的行医足迹东到山东,西到洛阳,南及长江,北达河北。丰富的实战经验,让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中医理论,而《儒门事亲》则是他的医学理论的总结和毕生从医经验的总结。

《儒门事亲》内页(网络图)

《儒门事亲》内页(网络图)

 

  张子和认为“惟儒者能明其理,而事亲者当知医也”,大意就是有文化知识的儒者能明辨事理,可以掌握一定的医学知识,这也是孝顺的本钱。因此为自己的著作取名为《儒门事亲》。可见良好的文化功底是学好中医的基础,这也是古代的一些医书都文采斐然的原因。

  《儒门事亲》全书共15卷,20多万言。通行的观点认为,前三卷是张子和自撰而成,是他主要学术观点的表述,著名的 汗、吐、下三法及张子和力倡的攻邪理论均在其中,后12卷则由其门人麻知几、常仲明润色整理而成。

  在书中,张氏主张用攻法防病治病,认为祛邪即所以扶正,邪去则正气自安,反对唯人参、黄芪“为补”的狭隘观点;使用攻药不可过之,宜“中病即止,不必尽剂”,然后用“食养尽之”;他还提出“养生当用食补,治病当用药攻”的主张。他的养生保健的思想核心是“君子贵流不贵滞”的观点,并指出调饮食、施药物、戒房室、练气功等方法。在防病保健中,还特别重视人与社会环境的整体观和机体与情志的整体观,发展了心理疗法,对七情引起的情志病用以情制情的方法治疗。认为悲可制怒,喜可制悲,恐可制喜,怒可制思,思可制恐。他的情志治疗理论颇具实践意义,从而丰富了中医学中有关心身医学、医学社会学的内容。

河北保定安国市药王庙里供奉的张子和像(右一,网络图)

河北保定安国市药王庙里供奉的张子和像(右一,网络图)

 

  关于张子和的心理疗法,流传着一个有趣的故事,说的是有人求诊,说自己的夫人得了一种怪病,只知道腹中饥饿,却不想饮食饭菜,整天大喊大叫,怒骂无常,吃了许多药,都无济于事。张子和听后,认为此病服药难以奏效,告诉病人家属,找来两名妇女,装扮成演戏的丑角,故作姿态,扭扭捏捏地做出许多滑稽动作,果然令病人心情愉悦。病人一高兴,病就减轻了。接着,张子和又叫病人家属请来两位食欲旺盛的妇女,在病人面前狼吞虎咽地吃东西,病人看着看着,也跟着不知不觉地吃起来。

  《儒门事亲》的成书除了张子和本人的贡献之外,与其友人、门 人、弟子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究竟有多少人对此书的编纂有过贡献已无法确定,有史料可考的起码有麻知几、常仲明、栾企、赵君玉、阎瑀、李子范等。他们或 参与著作的整理、撰写,或参与著作文字的润色、修改, 或对子和的学术有所发挥,或对刊行的事务劳精费神。

独特的中医针灸疗法(网络图)

独特的中医针灸疗法(网络图)

 

  鉴于《儒门事亲》的成书经历了一定的过程,出版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历史上就出现了单行本、丛书本、合刻本、校注本等多种不同形式版本并 存的情况。建国后,包括人民卫生出版社等国内不少出版社都对《儒门事亲》进行了再版,后代医者得以在这部经典典籍中汲取养分。

  (蝌蚪君根据资料整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