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尽艰辛取得的植物学“真经”—— 《自然系统》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9-28

公元1737年,游学欧洲的林奈双喜临门:一是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二是出版了平生第一部科学著作《自然系统》。

  公元七世纪,有位僧人从当时唐朝的都城长安出发,只身西行,只为学习“大乘教法”。这位和尚,便是妇孺皆知的唐僧,法名三藏。长安距离印度路途遥远,全凭化缘作经费。

  一千一百年之后,在遥远的西方,一位怀揣梦想的青年人,也踏上了旅程……

 

圣诞老人的故乡探险记

  

  公元1732年,绿肥红瘦的三月,在瑞典东部乌普瑞拉市城郊,一位25岁的青年,挥挥手向恩师鲁德伯克和摄尔思教授告别后,骑上一匹高头白马,挥鞭向北而去。两位老人望着爱徒远去的身影,默默地祈祷着。此刻,东方刚露出鱼肚白,四野一片宁静。

印有林奈画像的瑞典纸币(网络图)

印有林奈画像的瑞典纸币(网络图)

 

  青年要去的拉普兰虽然只一千多里路程,但此地方圆八千多里,人迹罕至,且一个白天常常长达20多小时,号称“不夜之国”。

  正因为拉普兰比较原始,青年才能采集到罕见的标本,也有利于现场观察植物的生长特征。这些珍贵的一手资料,将作为创作新书的素材。这本书,是他和恩师多年的心愿。在这样的信念支撑下,他全然不顾只有400铜弟尔(相当于如今400元人民币)经费——只够到拉普兰的路费,而是下定决心要完成使命。青年一路风餐露宿,快马加鞭,十天时间便到了目的地。

  青年看到拉普兰那一刻,彻底震憾了。虽然家乡已经草长莺飞,但这里的森林、河流、高山全被皑皑白雪覆盖,处处玉洁冰清,活脱脱世外仙境。“不愧曾经是我们国家最著名的原始植物园。”青年一边感叹,一边庆幸。感叹的是,24年前俄罗斯公国已经把拉普兰从瑞典手中夺去,现在不属于自己国家;庆幸的是,俄罗斯显然管不过来,并没派兵驻守,所以自己能随便出入。(注)

拉普兰风光(网络图)

拉普兰风光(网络图)

 

  从此刻开始,青年在拉普兰开始了长达五个月的探险之旅。为了采集高山之巅的植物标本,他用自制的绳索攀上悬崖,丝毫不怕摔个粉身碎骨;为了得到沼泽地里花草的第一手资料,他不顾大蚊虫的叮咬,半身陷在泥潭里,一观察就是半天;为了能在山区活下去,他常常饿了就吃生鱼和野菜,渴了就喝鹿奶或雪水。虽然,他在密林深处也见过身材矮小,皮肤棕黄的当地拉普兰人,甚至也试图走进那些房顶偏斜到地面的屋子,但终因语言和文字不通,无法完成交流。

  尽管生活万分艰辛,但青年对考察工作丝毫没有放松。每完成一种植物的采集和研究,他便把资料放进贴身衣袋里,准备回国后整理。8月初,变得面黄肌瘦的青年骑着那匹瘦得不象样的白马,打道回府。

  拉普兰位于挪威、瑞典、芬兰在北极圈附近的地区,由于独特的极地风光和土著民族风情成为著名的旅游圣地,也是圣诞老人的故乡。青年名叫林奈。从拉普兰回国之前,他本是一名对植物感兴趣的医生,但此后,他注定成为世界植物学史上绕不开的人物。

位于瑞典乌普萨拉的林奈故居博物馆(摘自Sparrow_orz的博客)

位于瑞典乌普萨拉的林奈故居博物馆(摘自Sparrow_orz的博客)

 

  唐僧从印度取回657部佛经后,受到皇帝的欢迎,从此名满天下;后来作家施耐庵以他为原型,创作了古典名著《西游记》。林奈从圣诞老人的故乡回国后,也受到瑞典人民的热烈欢迎,本国植物学界为之仰慕、为之倾倒,其它国家的植物学学者纷纷来到乌布萨拉大学拜他为师。众人一致称他为“植物大王”。更有趣的是,许多瑞典植物学家也学林奈的样子,前往世界各国探险,采集动植物标本。

  林奈接待各地学者的同时,他并没忘记拉普兰探险的目的——完成一部植物分类学著作。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