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梦幻的佛都——《洛阳伽蓝记》

作者:渊明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8-18

1500年后的今天,打开《洛阳伽蓝记》,那个寺庙林立、香火长燃的盛状穿越时空,重新展现在我们眼前。

  “伽蓝”是梵语的音译,全称为“僧伽蓝摩”,意思是指僧人居住的园林,所以用来代称佛教的寺院。《洛阳伽蓝记》,顾名思义,就是洛阳的寺庙建筑的记录。

  作者杨衒之,史书没有留下他具体的生卒年月。没有人知道他的家世和事迹,甚至连他是姓“杨”还是姓“阳”,现在也争论不休。可以确定的是,杨衒之是北魏时的北平人(今河北定州市),担任过不少官职,如奉朝请、期城(今河南泌阳)郡守、抚军府司马和秘书监等。《洛阳伽蓝记》得以千古流传,也可以看出他文笔过人,当为一时才俊。

《洛阳伽蓝记》(网络图)

《洛阳伽蓝记》(网络图)

 

全民追佛

 

  在杨衒之生活的年代,和我们现在一样,人人都想当业主,不过北魏人热衷的可不是普通的商品房,而是供奉佛祖的寺院。

  北魏皇室是大修寺庙的始作俑者,他们对佛菩萨的慷慨令人咋舌。

  这个“优良”传统从孝文帝开始,公元493年刚迁都洛阳,他就率先建了一座报德寺;宣武帝比他老子阔绰,一口气建设了瑶光尼寺、景明寺和圣明寺;宣武帝死后,垂帘听政的胡太后也不遑多让。在她名下的佛教建筑不动产,有永宁寺、太上公寺和太上君寺,还有景明寺七级浮屠、冲觉寺五级浮屠等。尤其是永宁寺,雄伟壮阔,规模宏大,佛殿、禅室、僧舍合计共有一千多间,仅是里面的一座九级木塔就高达十多丈,令人叹为观止。

洛阳永宁寺佛塔想象图(网络图)

洛阳永宁寺佛塔想象图(网络图)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室那么虔诚地奉佛,贵族和高官们当然不能落后,纷纷拿出搜刮多年的银子,在洛阳城内为佛教建筑添砖加瓦。财大气粗的,一人全资,产权独享,如侍中司州牧城阳王徽建了一座宣忠寺,清河文献王怿建了一座融觉寺。手头拿不出那么多银子的官员,大伙儿就搞个“众筹”,比如龙华寺和正始寺等。

  这股风气弥散开来,甚至演化为“舍宅为寺”,把自己的家宅捐出去改造为寺庙!不少高官和富人,住的豪宅别墅大都雕梁画栋、气势非凡,改建成寺院也是法象恢宏,想必能讨得佛祖欢心,如平等寺、追先寺、开善寺等。

  那无产阶级怎么办?庶民百姓们开不出支票,也没有深宅大院,咬咬牙,把住的瓦房开辟出一两间僧舍,供奉几尊佛像,总是可以办到的。

  在全民追佛的风气下,到北魏末期,洛阳的寺庙总数达到了1367所。当时的洛阳,可说得上处处莲花,声声梵唱,佛刹宝塔林立,僧侣信徒遍地,成为名副其实的“佛都”。

  洛阳汉魏故城复原图(网络图)

洛阳汉魏故城复原图(网络图)

 

盛极而悲

 

  杨衒之无疑是个忧国忧民的人物。朝野上下不事生产,一窝蜂去拜佛,他有点看不下去了。

  他向朝廷上了一书,不敢说皇室信佛是昏庸无道,只好批评贵族官员们建造寺庙过于铺张浪费,且僧人泛滥,大大减少了劳动力及兵源,对国家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在杨衒之眼中,这些成千上万的僧人不过是迎合世人之所好,不用劳役又能得到善男信女的供养,并非真正的修行者,而是懒惰的寄生虫,他们的存在是对佛教的亵渎。

  杨衒之的谏书一点用处也没有,洛阳人民该建庙的建庙,该拜佛的拜佛,反正谁也不想被潮流抛弃。

  如果可以长久太平下去,这等人人礼佛的盛况也不算坏事一桩,即便是不利于发展经济。奈何北魏末期战事频繁,几方势力你砍我一刀我捅你一枪,佛光满罩的洛阳也未能躲过战乱的蹂躏。公元534年,大军阀高欢挟持孝静帝迁都邺城(今河北临漳县),佛都洛阳从此没落。

  十余年后,杨衒之任抚军司马,因为“行役”路过洛阳。故地重游,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那个曾经梵唱连绵不绝、寺院不计其数的佛都,如今已是残垣断壁,废墟一片。

北魏永宁寺旧址出土的泥塑人面像残片(网络图)

北魏永宁寺旧址出土的泥塑人面像残片(网络图)

 

  站在那座废弃的城都,触目所及,昔日的繁华与喧嚣,化为残破与寂寥。城郭摧毁,宫殿倾覆,寺庙被烧为灰烬,丛生的野草爬满了墙头,荆棘占据了巷道,皇宫门前的空地也被农夫开垦种黍。

  “麦秀之感,非独殷墟;黍离之悲,信哉周室!”

  上千余座的寺庙,如今空空荡荡,再也听不到梵唱钟声。沧海桑田,物转人非,杨衒之难抑心中的苍凉,只感到一股悲痛的亡国感油然而生。

  

经典传世

 

  实际上,杨衒之并不排斥佛教,只是不赞同王公贵族假借奉佛之名,实行奢侈奢靡之事。他担心,后世会遗忘了洛阳这段寺塔耸立的历史,于是决定撰写《洛阳伽蓝记》。

  洛阳曾有上千座的寺庙,又陆续毁于火灾和战乱中,杨衒之不可能把它们一一在纸上还原。他先移步洛阳城内,再按城东、城南、城西、城北的顺序行走,记录了七十余座重要的寺庙。围绕着这些寺庙,杨衒之写下了它们的主人、建筑特色,又把相关的史事逸闻揉了进来,描绘了一幅栩栩如生、趣味盎然的佛都画卷。

《洛阳伽蓝记》之城内寺庙分布图(网络图)

《洛阳伽蓝记》之城内寺庙分布图(网络图)

 

  我们不知道杨衒之是如何写下这些文字的,或许是依靠他惊人的博闻强记,或许是他拜访了无数曾在洛阳生活的人,或许他还要翻阅史册资料,总之在公元547年左右,《洛阳伽蓝记》面世了。

  如今,我们把《洛阳伽蓝记》与《水经注》、《齐民要术》合称北魏三大奇书。它以简洁清秀的文笔,记载了一段独特的佛教建筑史,折射出北魏的世态与人情,极具文学与史学价值。因为有了《洛阳伽蓝记》,在1500多年后的今天,一个在史书上名不见经传的杨衒之被后人永远铭记,而洛阳寺庙林立、香火长燃的盛状也穿越了时空,重新呈现在我们眼前。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