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步青当菜农

作者:董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5-12

大数学家种菜靠谱吗?事实证明,苏步青不但在数学上卓有成就,种菜也是把好手。

  1931年3月,苏步青以优异的成绩荣获日本帝国大学理学博士学位,成了继陈建功之后获得该学位的第二个外国人。同时,他累计发表了41篇仿射微分几何和射影微分几何方面的研究论文,开辟了微分几何研究的新领域,被数学界称作“东方国度上升起的灿烂的数学明星”。

  此时,北大、清华、厦大、日本东北帝大等国内外的聘书雪片般飞来,苏步青却都一口拒绝。两年前学长兼好友陈建功毕业时和他话别的情景历历在目:陈建功说,国内外好多大学都给了他聘书,综合各方面条件,新建的浙大是最差的。苏步青当即表示“你先去,我毕业后也来,让我们花上20年时间,把浙大数学系办成世界第一流的数学系,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

  苏步青说到做到。他一来到浙大,就立刻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短短六年时间,苏步青和同事在微分几何领域屡创佳绩。”,欧美、日本的数学家称他们为“浙大学派”。他还与陈建功一起在中国首创科学讨论班,培养学生创造严谨、创新、开放的研究态度。浙大数学系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局面。

浙江大学西迁办学纪念碑

浙江大学西迁办学纪念碑

 

  然而, 抗日战争的隆隆炮声打断了师生们的学习热情。1937年底,日寇的飞机队杭州城狂轰滥炸,浙大校长竺可桢只得指挥师生搬迁,几经辗转,最后在贵州遵义和湄潭建立临时校舍。苏步青一家住在湄潭朝贺寺的一间破庙里。

  战时的贵州物价飞涨,加上苏家孩子多,紧靠苏步青的教授工资,远远不能糊口。长女苏德晶晚年回忆:父亲把烟戒掉了,唯一爱好就是每天喝一点儿白酒。母亲还曾诞下一对双胞胎,但因营养不良,出世不久就去世一个。父亲把他埋在湄潭的山上,在小石碑上刻着“苏婴之冢”几个字。

  苏步青夫妇并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坚忍乐观,有条不紊地勉力维持着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苏德晶回忆:父亲整天忙于工作:上课、搞科研,晚上备课到深夜;母亲忙于带孩子、做家务。好几次半夜醒来,她都看见父亲还在昏暗的桐油灯下写教案,母亲则在一旁补袜子或衣服。

  为弥补粮食不足,苏步青干脆上街买了把锄头,利用课余时间在自家门前的空地上开出半亩荒地,种上蔬菜和红苕。菜园里经常能看到他赤脚忙忙碌碌的身影。大数学家种菜靠谱吗?事实证明,苏步青不但在数学上卓有成就,种菜也是把好手。地里的蔬菜粮食长势喜人。有一次,湄潭菜馆的蔬菜供应不足,干脆从苏步青的菜地里挑走了几筐花菜。

苏步青一家在湄潭留影

苏步青一家在湄潭留影

 

  繁忙的教学科研和劳动之余,苏步青和数学大师钱宝琮等还苦中作乐,创设了湄潭吟社,在生活极度困难下,自费出版了《湄潭吟社诗存第一辑》,内收各家诗词约100首。其中,苏步青有些诗句形象地描绘了他的“菜农”生涯:

  寄生破寺复何人,眼底河山一片新。

  莫道桐油灯影淡,如今放焰暖生春。

  半亩向阳山,全家仰菜根。

  曲渠疏雨水,密栅远鸡豚。

  丰歉谁能补,辛勤共尔论。

  隐居那可及,担月过黄昏。

  浙江大学在遵义湄潭的七年中,经过苏步青、竺可桢、陈建功等众多教授的共同努力,不但没有被战火摧残停滞不前,反而由普通的地方大学迅速崛起,成为全国四大知名大学之一,赢得了“东方剑桥”和“民主堡垒”的美誉。

 

注释:

  ① 苏 步青(1902.09.23 ~ 2003.03.17),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杰出的数学家,被誉为数学之王。他在仿射微分几何学和射影微分几何学研究方面取得出色成果,在一般空间微分 几何学、高维空间共轭理论、几何外型设计、计算机辅助几何设计等方面取得突出成就。曾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浙江大学数学系主任、复旦大学校长等职。 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名言:为学应须毕生力,攀高贵在少年时。

陈建功,我国杰出数学家、著名数学教育家、复旦大学数学学科带头人、原杭州大学副校长。研究领域涉及正交函数,三角级数,函数逼近,单叶函数与共形映照等,是我国函数论研究的开拓者之一。

陈建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