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电在手,宇宙我有——闪电投手特斯拉(下)

作者:刘小震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5-11


				
      《大学》里说,君子慎其独也。意思是,真正的君子会表里如一,不会人前一面,人后一面。中国古代的君子和国外的绅士大概可以等同,君子慎独的优秀品质,在特斯拉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即使在封闭的实验室里,他也像是参加晚会一样穿戴得一丝不苟。当然,有人会说他刻板得可笑,迂腐得可怜,但是笔者认为正是这种严谨律己的精神让他有机会去接近生命和宇宙的本质,而不是那些对他穿着指手画脚的人。

  那天晚上,特斯拉穿着整洁的黑色阿伯特王子式样的外衣,戴着白色的丝质手套和黑色的圆顶礼帽来到实验室。一身邋遢装扮的西托见了之后笑道:“先生,您要去参加舞会吗?”

  特斯拉说:“每一个实验对我来说都不啻一场盛大的舞会。”

左8为爱因斯坦 左9为特斯拉

衣冠楚楚的特斯拉(左9),左8为爱因斯坦。(资料图片)

  特斯拉曾在纽约的实验室里无意间制成过球状闪电,那是幽灵一般的存在,捉摸不定的运行轨迹,还有着魔鬼一样的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穿墙而过,然后炸毁墙壁另一侧的机器。但球状闪电并不常见,到了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实验室里,特斯拉开始频繁“邂逅”这个神秘来客。球状闪电经常出现在高压设备上,这让特斯拉欣喜又懊恼,欣喜的是,他可以在研究无线输电的间隙去观测球状闪电,懊恼的是,他不得不时时刻刻对这个毫不循规蹈矩的“恶魔”保持警惕。球状闪电的特殊之处在于它的选择性攻击,有可能球状闪电从你身体里穿过而毫发无损,当然,还有可能穿过之后变得毫发不剩,在瞬间就化成一抔土,相比之下任何火葬场的火化设备都要相形见绌。如果人们能够掌握球状闪电,最有可能付诸实用的领域就是军事武器。不幸又万幸的是,特斯拉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制造出球状闪电。

  球状闪电的收获完全是个意外,接下来特斯拉调整了实验的方向(同时也为自己和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居民安全考虑),他开始打地球的主意。

  特斯拉使用振荡器跟地球发生电谐振,把电子流注入地球本身。从某种程度来说,地球此刻也成了实验的一个仪器。然后他吩咐西托合上电闸,但这次却并未能生成闪电,而是在实验室中产生了团团浓雾,随着电流的增大,雾气变得越来越浓。特斯拉看不见西托了,他已经被白雾所埋葬。

  这一现象刺激特斯拉产生了堪比全球无线输电一样疯狂的构思,他设想制造一种装置,可以抽取不限量的海水进行雾化,然后再进行运输,用以在干旱地区的灌溉。这个设想不仅跟全球无线输电一样疯狂,而且,也一样夭折了。

冥想

特斯拉的头脑里有着各种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想法。(资料图)

 

  如果说上面的构思仅仅止步于疯狂,那么接下来发生的就只能用难以置信来形容。

  当夜晚降临的时候,科罗拉多斯普林斯安静下来,没有一丝城市的喧嚣和浮华。人们都沉沉睡去的深夜,只有特斯拉花钱从当地雇来的老木匠还在顽强地睁着眼睛,但年迈的他终于熬不过自己的生物钟,情不自禁打起盹来。这时,整个科罗拉多斯普林斯还清醒着的大概只有特斯拉一个人。对他来说,每天只要三个小时的睡眠就完全足够了,他曾一度宣称,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睡眠。

  那天晚上,特斯拉鼓捣那台在上次停电中受到损伤的无线电接收机,就在他刚刚修理好的时候,从接收机来传来一阵声音,吓得他赶紧退后。声音还在继续,特斯拉从未听见过这种声音,他无法用任何地球上已有的声音来形容。这声音有着明显的节奏,像是在循环播放。特斯拉被这奇妙的声音所吸引了,他敏感地感到,这里面包含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这声音在后来的几天准时降临,特斯拉每天都去庄重地赴约。特斯拉坚信这干扰不是来自地球上的仪器,而是来自外太空。这个想法甫一公布,就被人们群起而攻之,评论称,他曾发表过许多惊人的想法,但都没有这个天马行空,甚至是无稽之谈。而以前那些想法都来自实验的结果,这次外星讯号的事情却无从证明。

  这是特斯拉第一次触摸到宇宙,不过却被当成了一个幻想主义者。到了20世纪20年代这种声音被天文学家捕捉到,30年代被转化成了数字编码。而到了今天,“收听”来自外星的讯号已经是宇宙学家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如果按照我国拜祖师爷的传统,那么宇宙学家应该把特斯拉的画像供起来。

  也许正如友人谢尔佛在写给特斯拉的信中所说:“您领先其他人不止一个世界,您走在他们前面1000年。”换个角度理解,他想表达的正是,特斯拉不是在创造未来,他本身就代表着未来。

主要发明

特斯拉的主要成就。(资料图)

 

  关于特斯拉和爱迪生那段举世闻名的纠葛,请看:

特斯拉1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