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润:宝剑锋从磨砺出

作者:杨建邺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5-01

1956年,陈景润完成了数学论文《他利问题》,改进了华罗庚先生在《堆垒素数论》中的结果。

  陈景润从厦门大学数学系毕业以后,分配到北京一所中学教书。但是由于他的表达能力太差,只好让他专门给学生改本子。但是又由于常常生病,中学只好让他“回家修养”。

  1954年10月,陈景润拖着病弱的身体从北京回到了家乡福州。离开喧闹、拥挤的都市,看到日思夜想的亲人,听到熟悉的乡音,他的心里踏实多了。不久,生计的困窘使他那颗刚刚落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陈景润没有告诉家人他是被学校赶出校门的,他引用校长的话“我是回家休养的”。几个月过去了,他的休养还没有结束,北京的工资也不见寄过来,老父亲和兄弟们渐渐猜出几分,他们不忍心揭穿他的谎言,只是劝他好好养病。

  回到福州之后,陈景润很少出门,偶尔出去也是去书店买书,积蓄花光之后,他无力买书就经常去书店看书。只看不买,当然是不受欢迎的,售货员每每制止他在柜台前的苦读。一天陈景润又在柜台前出神地读书,售货员再次从他手中夺过书:“你到底买不买?”

  陈景润的脸一下红了“我……看看。”

  “看完就不用买了,都像你这样我们的书还怎么卖?” 

  “我……”陈景润悻悻地走出了书店。

陈景润在思考问题
陈景润在思考

  有一天,陈景润决定要摆书摊来谋生,亲朋都伸出热情的手从家里拿来书,还有的拿出钱为他买书。不久一个像样的书摊就准备好了,为了吸引读者,陈景润还特意买了一百多本小人书。

  书摊摆好了,但生意并不兴隆。陈景润没有营业执照,工商管理人员免不了找他的麻烦。他羞于招呼顾客,每天守着一摊书只顾读自己的书,过往行人甚至不知道他这一摊书是做什么的。

  陈景润摆书摊的消息被厦门大学校长王亚南知道以后,王校长坐不住了,学生就像自己亲手栽培的树苗,眼见树木成才而无用武之地,栽培者心急如焚。王亚南是个懂得人的价值的人,他决定把陈景润调回厦门大学,由学校安排工作。

  正当陈景润无限失望地决定一辈子以书摊为生,并准备继续自学数学的时候,邮局送来了厦门大学的公函,把他召回厦大工作。自分配到北京之后,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此后,他就在厦门大学数学系资料室工作。这个工作他感到太适意了——他终于有机会研究数学!

   回到了厦门大学以后,陈景润除了上班不得不去资料室,他几乎停止了其他一切与数学无关的行动。经过深思熟虑,陈景润决定从研究“他利(Tarry)问 题”出发,去叩击数学王宫的大门。“他利问题”是数论中的中心问题之一,他吸引了无数数学家的关注和钻研。华罗庚在《堆垒素数论》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探 讨,在1952年6月出版的《数学学报》上,他的《等幂和问题解数的研究》一文,也专门讨论“他利问题”。华罗庚在他的论文中写到:“但至善的指数尚未获 得,而成为待进一步研讨的问题。”

陈景润

陈景润

   在七平方米的小屋里,陈景润发起了对数学高峰的第一次冲刺。每当同事们在餐厅悠闲地边吃边聊时,他们总看见陈景润端着简单的饭菜,匆匆闪进自己的房间, 然后把门带上。人们很难猜想,他是在演算,还是在吃饭,也许这两项是同时进行的。只有在他进门的一瞬间,人们偶尔可以瞥见地板上杂乱地堆积着写满字的纸片 和纸团,桌上堆积着厚厚的书籍和稿纸。不知经过了多少个辛劳的日日夜夜,那小房间里的纸片和纸团越积越厚,它们慢慢地凝聚、结晶,终于在上面凝成了一叠书 写得工工整整的论文稿纸。

  1956年,陈景润完成了数学论文《他利问题》,改进了华罗庚先生在《堆垒素数论》中的结果。他思考再思考,演算再演算,迟迟不敢把他的论文公之于世。他的心一直在犹豫:

  “这可是我国著名数学家华罗庚的著名论作啊!像我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甚至还没有进入科研之门的小毛童,能推进华罗庚教授的研究成果吗?这样做会不会不自量力、枉费心机呢?”

   几经犹豫,陈景润终于偷偷把他的论文拿给同事李文清先生看,后来李文清又把这篇论文寄给中科院数学所的关肇直先生,并由关先生转交给华罗庚。华罗庚收到 陈景润的手稿后,立即把它交给数论组的王元等同志审阅,大家一致认为陈景润的想法和结果是对的。得知有人改进了自己的成果,胸怀宽广的华先生非常高兴,他 颇有感慨地对数论组的年轻人说: “你们呆在我的身边,倒让一个跟我素不相识的青年改进了我的工作。”他急忙邀请这位有想法,肯钻研,有培养前途的年轻数学家。后来,在华罗庚的努力下,陈 景润调进了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